第394章 熟悉的味道
书名:将军府的小祖宗又美又飒 作者:漫步小蜗牛 本章字数:352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4:30:07

“御王妃……”梁崎巍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他的心不停地跳动着,几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。

“别动,让我就这样抱着你,就抱一会儿。”公孙离月将脸埋在她后背不停地落泪。

这么熟悉的味道,这么宽厚的背脊,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,没想到今时今日,她真的与他如此亲密接触了。

梁崎巍没有动,就这么静静地站着。

因为衣服穿得厚,所以无法直到她流了多少泪,但是很清楚她哭得很伤心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梁崎巍的指尖早已深深嵌入了掌心。

忽然,他转过身将她紧紧拥入怀中,几乎要将她揉进骨子里。

“你还爱我吗?”公孙离月哑声问他。

梁崎巍不明白为什么公孙离月会突然问他这句话,而且她怎么可以问这句话?

若是被御王知晓了,她失了宠,等于这辈子就毁了。

还是说,她心里最爱的还是他?

现在御王对她已经开始厌倦了,所以她想清楚了要回到他的身边?

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梁崎巍很是担忧地问。

公孙离月怕说出真相吓到他,便抬眸说道:“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
梁崎巍点了点头,两人坐在软垫上,细细回忆着过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司陌尘的人马到处派人寻找着公孙离月,却始终都不见人影。

“王爷,去将军府看过了,没见到人。”路威说道。

其实他去万狼营也看过了,也没见到人。

“王爷,宫里也去查过,王妃没进过宫,更没去天牢。”狄勇复命。

天牢内关押着云舒,公孙离月对她恨之入骨,若是哪里都找不到,那么天牢必然是最可能去的地方,可偏偏天牢都没人。

司陌尘环顾四周,不远处的梁府让他心头一颤。

倘若公孙离月真的去了那个地方,也就是表示她……

顺着司陌尘的目光望过去,路威有些慌了:“王爷,王妃不可能在梁府的。”

司陌尘的脸色有些阴寒,看得路威骨子里都开始发颤。

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司陌尘,那脸上虽然没有太多表情,但是从眼底散发出来的目光,就能让人骨头发颤。

他带着人直接朝着梁府走过去,却走到一般又站定了脚步。

就在刚才,他的余光看到有人正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他随后道:“王妃已经回府了,走。”

狄勇和路威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恍惚,但还是带着人马撤兵了。

不过在回去的路上,狄勇看到司陌尘使过来的一个眼神,立刻明白了。

司陌尘一回到御王府,就立刻顺着后门走了出去。

而原本跟踪他的人,就在后门被拦截了下来。

司陌尘和狄勇两人朝着梁府走去,原本想着直接抢人,但最终还是以一个拜访者的姿态走了进去。

管家将司陌尘迎到了花厅,随后去通知梁崎巍,只是让管家没想到的是,当他禀报过后一转身,司陌尘和狄勇已经站在他身后。

“哎哟,我的娘耶!”管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。

只见司陌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差点要将他的魂看出体外。

而暖阁内的梁琦巍和公孙离月听到外面管家的叫声,都为之一惊。

梁琦巍走到门口打开门,言语中带着责备。

“大呼小叫的做什么?”话音落,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司陌尘,顿时脸色大变,“御王?”

他的目光微微飘忽了一下,但是很快稳住心神:“不知御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。”

司陌尘的目光朝着房间内扫了一眼:“哦,梁大人当真没想到本王会来?”

他的目光锐利,看得梁崎巍心头一阵发虚。

但是随后一想,公孙离月原本喜欢的就是他,不过是因为阴差阳错而换了个人才嫁给了司陌尘。

现在她回来了,他就要拼死将她要回来。

既然太子已经没了,那么他就要让三皇子上位,如此一来他这个御王也就能被架空了。

“既然御王殿下来了,那就去花厅小坐一会儿。”梁崎巍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司陌尘依旧笑得云淡风轻,只是下一刻,抬起手直接将他推开。

走进暖阁,桌上放着两茶盏,然而却不见人影。

他探了探茶盏,还有余温。

环顾四周,就连房梁都没有放过。

梁崎巍和狄勇一同走了进去,房间里明明有女人的香气。

虽然暖阁内燃着檀香,但是公孙离月身上独有的香气是檀香所盖不住的。

因为那是她自制的香料,独一无二。

原以为司陌尘会恼怒,没想到他只是笑了笑,随后坐在暖阁的软垫上说道:“看来本王的王府也要照着这里的陈设去开辟一间这样的暖阁才是,不知道本王的御王妃看了之后是否欢喜。”

梁崎巍原本也在找公孙离月的身影,但是在看到司陌尘座位底下露出的一点衣角之后,整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凌乱了。

若是现在被司陌尘发现了公孙离月出现在这里,那么他们回去之后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他不能想象公孙离月回有怎样的遭遇。

“王爷,花厅准备了上好的茶,这里地方小,委屈了王爷,还请御王殿下移步。”梁崎巍尽量表现得沉稳,可是他的心都开始乱了章法。

司陌尘缓缓抬眸,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随后却是轻笑一声:“行啊,那就去品品梁王府的新茶,一会儿再去锦绣楼去看看我家王妃。”

“锦绣楼?”梁崎巍诧异地吐出几个字。

司陌尘轻笑一声:“前天她说今日要去锦绣楼会会那些文人墨客。”

管家先带着司陌尘去了花厅,梁崎巍急忙打开坐垫,下面原本是存储东西的,幸亏这里没有存任何东西,这才让公孙离月躲了进去。

不过她方才在里面差点就要窒息,幸亏司陌尘走了,若是再多呆一炷香,恐怕她真的要死在这里面。

梁崎巍给满头大汗的公孙离月擦着汗,随后道:“你快从后门出去,去锦绣楼。”

公孙离月很是诧异:“锦绣楼不是……那种地方?”

虽然不算烟花之地,但是也基本上都是男人的聚集地,里面的女人卖艺不卖身,就等着有个官宦子弟能用高价将他们赎走。

梁崎巍解释道:“你之前一直乔装打扮成天都去锦绣楼以文会友,倒是和很多达官贵人有了不菲的交情。”

公孙离月拧了拧眉,她一向讨厌那些文绉绉的只会舞文弄墨的男子,手无缚鸡之力,只会吟诗作对。

却没想到,她竟然用她的身子去会那些人。

梁崎巍去了花厅陪着司陌尘品茶,约莫半柱香的功夫,司陌尘站起身。

“梁府的茶……还真是穷酸。”

梁崎巍:“……”

看着司陌尘扬长而去的背影,梁崎巍反应过来后一甩袖将茶盏扬落在地。

喝了他的茶,抢了他的女人,居然最后还要说他穷酸?

一向性子沉稳的梁琦巍,竟然被司陌尘的一句话气得手都在发抖。

“大人,您没事吧?”南桑有些担忧地走上前。

“她到了?”梁琦巍缓缓落座。

南桑点头:“已经到了锦绣楼。”

梁琦巍有些烦躁地扶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锦绣楼

公孙离月有些局促地走了进去。

因为走得匆忙,她还没来得及跟梁琦巍说,自己若是想要彻底留在这里,他需要帮她做一件事。

现在人站在锦绣楼,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虽然这里也有女子,都是以她的穿着打扮站在这里终究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。

“哟,这位……夫人?看着有些面熟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迎面而来的是以为看起来言行举止还算得体的男人,应该是锦绣楼的掌柜。

年约三十,长得不算出众,也算得上五官端正。

公孙离月虽然以前也胡闹,甚至来过这里一次,但是很快就走了,因为这里的人酸溜溜的,谈吐间让她心生厌恶。

而且还是公孙静骗她过来,说这里的男子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,还有一个人长得像极了梁崎巍。

但是她来了之后才发现,一个个都是酸秀才,就算有达官显贵,也比不得梁崎巍半分。

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她才进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回府后就被公孙茂给得知了,还狠狠教训了她,说她有辱门楣。

她就想不明白了,后面的公孙离月是这里的常客,怎么就不说她了?

而且还嫁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御王,她又是怎么做到的?

她来到一个僻静处,随后点了一壶茶坐下。

在她眼里,除了梁崎巍,已经没有人再能入她眼。

前世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拜公孙静所赐,现在公孙静死了,再也没人可以阻挡她和梁崎巍在一起。

思及此,她指尖一紧。

不,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占据她身子的公孙离月。

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贪心,但是她既然已经回来了,她就不想再走了。

那个人在自己的世界还能过得很好,但是她只能在这里,她无法放弃梁崎巍。

正在思忖着,一个身影在她对面落座。

公孙离月抬眸看去,是司陌尘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